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 Disposable Knowledge Crisis

什麼是 Disposable? 中文可以翻譯成「可拋棄式的」、「一次性的」,例如「可拋棄式的隱形眼鏡」、「一次性的免洗內褲」 … 等等。意思就是這些東西是沒有保存價值的,使用一次以後就可以丟棄了。

現在因為網路的因素,滿坑滿谷的訊息充斥,也都是一些Disposable Information (可拋棄式的訊息),可以看完後隨時丟棄,因為他沒有留在腦中的價值。

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是什麼呢?

這個危機就是因為網路太方便了,想要什麼樣的知識可以隨時上網,所以許多人都不打算把這些知識(或訊息)留在腦中,所以學校需要交報告談談關於2000年以來的經濟危機,沒問題啊 … 兩三下就搞定了一篇,花個幾十分鐘瀏覽後,就可以上台報告了,報告結束後 … 當然就全忘了,因為把他歸類是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。

就如John Varley的科幻小說"Rolling Thunder“,人類可以植入Google brain,隨時都可以把Google的資料瞬間的抓到腦袋中 … 到那個時候,到底這些資料是我的嗎? 會存在腦中多久? 還是抓完後就又還給Google了?

如果你需要在CentOS上安裝dns server,忘了如何下指令? 沒關係,上網Google一下,馬上可以找到安裝跟設定的指令,照著打入執行後  … 就搞定了dns server。然後幾分鐘後又忘記了,等下次需要時再來Google就好了,因為他又是屬於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。

有時不是因為不想記住,只是因為需要記住的東西太多,如果一個工程師需要寫Java、Javascript、PHP、C++、Python … 然後又需要設定Windows、FreeBSD、Solaris、CentOS … 又需要測試各種工具、又需要跑各種平台 … 很多他認為次要的知識就會變成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但有時是不得已的,因為腦筋根本記不住的。

同樣的,許多程式指令不必記住,許多計算公式也不必記住,許多數字也不必記住,許多許多常識都可以不必記住 … 因為上網查就有。

當你的可拋棄式的知識慢慢累積以後,如果你沒有網路時,你就變成一個廢人,你只是一個會找資料的Robot … 記不住語法怎麼寫程式? 記不住指令怎麼操作系統? 當沒有網路可以查 … 啥都不必做了。

另外一個「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」是屬於創造性的喪失,有些原創性是必須許多基本概念的累積以後,突然集合起來而迸出火花而來的。但是如果你的許多知識都是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那麼許多東西就不會被激發出來,因為你的腦筋中沒有素材,這些素材的來源,許多都可能是屬於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因為你的腦筋沒有收藏這些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因此你無法創作出新的內容出來。

另外一個「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」是,這些知識或訊息,真的是「可拋棄式的」,但是因為Web 2.0的關係,而被一個人、兩個人 … 不斷的在網路上被複製,你也許可以挖出早期RedHat的使用手冊,當然不是指哪些是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而是許多被很少人或根本沒有人使用的訊息,就這樣的,在網路上被複製上千萬份 … 維持這些資料Online需要什麼? 當然需要資源! 這些資源就包括: 電力、空間 …

也許某個人在多年前寫個無聊到極點的日記,剛好這個日記寫了十年,十年後自己也忘了放在哪裡,而剛好存放的地方的人,也忘記了這些資料到底該不該刪除 … 這些無聊的資料就被Archive起來了,也許Archive個上百年也不再會有人把它拿出來,也許事後發現,這個寫無聊日記的人,剛好是某某有名人士的阿公,也許這個寫無聊日記的人,就永遠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誰 … 這類的「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」就是屬於資源的浪費,這些浪費會排擠其他需要資源的分配

所以什麼是「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」,就是不應該是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但是卻都被大家當成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而沒有真正的進入大腦中,而某些真的「可拋棄式的知識」,卻被大家忘記該刪除,而代代相傳的留下來,持續的浪費資源。

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很無耐,是無法解決的問題,也就是很無耐、無法解決,所以更是危機,而更大的危機是 … 大家都不太認為他是危機 …

到底「可拋棄式的知識危機」是不是危機?也許等它真的毀滅了人類的創造力,或者毀滅了人類的資源,那個時候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危機了。

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...